空少轉型教人做蠟燭,創出另一片天

Updated: Feb 19

新型肺炎疫情肆虐,令全球航空業進入寒冬,影響不少人的生計。早前國泰航空宣佈關閉港龍航空及大裁員,亦要求留下的員工接受全新合約條款。而人氣手作蠟燭工作室── Gwong1 Candles Studio 蠟燭工作室創辦人 Andrew 剛好是其中一員。


Gwong1 Candles Studio 蠟燭工作室創辦人葉嘉俊 Andrew
Gwong1 Candles Studio 蠟燭工作室創辦人 Andrew


利用差點被遺忘的資格開始一門生意


從品牌公關轉入航空業 Andrew 當初因為自己喜歡去旅行而入行,一做就做了六年,他曾經以為自己在這行業做一輩子,但這次疫情打亂了他的人生部署,「疫情開始時,開始冇得飛,當初以為很快會回復正常,但當我在家hea 咗幾個月,每天Netflix 什麼都沒有做過,突然覺得唔對路。 」於是,他開始覺得不能再在家等待,單靠底薪根本不足以交租及生活,他認為要思考自己的前路。


Andrew 在收拾心情,思考前路時想起自己之前曾經在韓國學做韓式蠟燭,並考取了KCCA韓國藝術蠟燭師資格,覺得自己也許可以利用此技能開始一門小生意,與不少朋友討論又得到化妝師朋友與他共用工作室,他開始營辦 Gwong1 Candles Studio 的生意,並給自己一年時間,如果不成功,航空業又沒有復甦,可能就要回到公關行業。


Andrew 說自己中學時代讀美術,比起畫畫更喜歡創作一件件的藝術品,加上自己有在家點蠟燭的習慣,尤其當空少時周圍飛,很多時候回到家中就想蠟燭放鬆一下。他說造型蠟燭有分韓式與日式,韓式用料比較天然,多用大豆蠟、蜜蠟;而日式多用化學蠟,如果凍蠟、石蠟等,而自己比較喜歡天然一些,就選了韓國的課程。


Andrew 教授學生之外,亦會從旁協助。
Andrew 教授學生之外,亦會從旁協助。

工作室有一角非常適合學生完成作品後打卡。
工作室有一角非常適合學生完成作品後打卡。

「飛果時啲 Crew Ticket 好平架麻,安排到時間就專登飛去韓國學,學完就放咗係度,從來沒有想過有一日會用來搵錢的。」憑著這個差點被自己忘掉的資格,自己空少時代一直經營的社交媒體網誌與公關時代學習到的方法與人脈,與Andrew 自己屢敗屢試的精神,Gwong1 Candles Studio 開業後成績不錯,Andrew 表示開業到今只有四個月左右,每月都有大約六名導師班學生加數班興趣斑,收入不只足夠生活,比以往要飛的時候還多。


疫情令人增加危機意識


Andrew 表示自己之所以開業這樣短時間就有不錯成績,自己過去的工作經驗與儲下的人脈幫助不少,「自己以前當公關時都是對副刊版記者,所以亦會有些好朋友願意幫忙。」而最近藝人黃日華女兒黃芷晴亦帶同父親來跟Andrew 學做蠟燭,亦間接協助工作室宣傳,工作室的名字貌似已經傳開,學生數目亦因而上升。不過,Andrew 表示自己不打算只做蠟燭,「或許這次疫情教懂我的是危機感,以往我不會考慮有一天自己會不能飛,但現在我會想多一點點,蠟燭以外我亦想學滴膠手工.......」至於自己最近的目標與夢想,Andrew 笑說,希望有一天可以獨立租用一個自己的工作室,不再需要與別人共用工作室。


Gwong1 Candles Studio Facebook 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gwong1.candlestudio

小編 Annie 跟Andrew 上了一堂蠟燭堂,學做了飲品與雪糕造型蠟燭。
小編上了一堂蠟燭堂,學做了飲品與雪糕造型蠟燭。